林正修20141006【原文經刪修後登載在新新聞雜誌】

雨傘革命讓香港處於一個憲制的危機狀態,不會以群眾退場或局部修改選舉法律而結束,佔中註定會是一場長期的相持。而台灣人多以香港的今日自況未來,台灣人的感受是真實的,但不可忽略台港兩地在民主進程、憲制架構與地緣處境上確實不同。中港與兩岸是兩組連動且有先後時程的變數,一旦中港持續僵持,兩岸關係反而會有較大的迴旋空間,民進黨更可能直接受益。

香港給台灣的啟示絕不只在於面對中國的諸多不快,支持香港的民主更需要理解香港僵局的根源。普選不成的原因固然是香港在憲政架構上受制於北京,但中國對殖民體制的無縫接軌,讓香港無所遁逃才是中港關係更根本的構造。

如今的香港,經濟總量不如京滬,科技綜合實力不如廣深。香港的金融產業仰賴中資挹注活水,香港北上發展的地產商也深深依附於中共當局。從殖民時代的滲透經營,北京不但掌握了香港所謂的基層,也以內地市場攏絡了富豪。除了天花板一般的基本法限縮了香港憲政的可能,還有人口移入、社會滲透與經濟合圍三線並進。而香港泛民的領軍人物大多是專業人士,他們大多學有專長,素有清望,連造反抗命都謙恭有禮。直到這次由不到二十歲的青年們因緣際會引爆佔中運動前,泛民抗爭的成果可說是乏善可陳。

東方之珠何以致此?香港的治理在過往是否錯失一些歷史的機會?

就我來看,香港在地域發展上至少有三點失策:放任去工業化、放縱地產霸權、坐視深圳的崛起。

從跨國的案例來比較,港英的治理的確有值得佩服之處,除了將香港打造為與紐約、倫敦比肩的世界金融中心,香港還有資本主義體系中最大規模的公屋計畫。在麥理浩治港的十年半間(1971~82),香港的製造業也隨之升級。但從此以後,香港放任製造業的流失,只集中金融、旅遊與地產上。一個人口超過六百萬的都會,若只集中發展特定的行業,就會造成收入等差擴大與長期的薪資停滯。董建華就任特首之初,曾提出數碼港的計劃,以香港的英語優勢,言論自由與基礎建設,本應很突出的表現,但文官體系的保守與董在政治上的挫敗,最後也不了了之。而同時期新加坡除了在高科技產業履有斬獲,連依賴港口之便煉油產業也沒放棄。

香港以便捷的地鐵與超高層的公寓著稱。在全球超大都會中,香港的人均耗能最低,且用地集中精簡,未開發的用地佔六成以上。這絕非港英當局在半個世紀前就有低碳城市的遠見,而是失去製造業的稅基後,香港的財政收入近半數來自於批租土地。只有把土地變的又精又貴,政府的支出才可以持續。其結果就是地產成為香港支配性的力量,全民炒樓但大多數人都住在昂貴的鴿子籠裏。對比於新加坡相對寬鬆的住宅條件,香港人該檢討自港英以來的土地財政體系。中港關係中,香港每每以受害者自居,而維多利亞港不斷拔高的天際線曾經是中國各地嚮往的意象,但中國當今橫行拆屋的土地財政,其實就是源自於香港。

改革開放之初,羅湖口岸邊上的深圳是個小漁村,如今是一個人口超過香港兩倍有餘的超級城市。不但人才雲集,履有創新。對香港更不妙的消息是,這個移民城市對粵語及港式生活並不特別欽羨,香港對深圳人來說,是一個遲早要超越的鄰居。香港長期畫地自限,在區域的整合的戰略上要不是過分孤傲,要不就是聽命辦事。以港深關係為例,盡在口岸全日開放等細節問題上糾纏。若能讓深圳成為香港軟實力的延伸,或在粵省厚植港式的公民文化,佔中的支持就會更多的來自中國內部。新加坡位處穆斯居多數的南洋,即使與周邊國家偶有些齟齬,但獅城一直是南洋華人就學就業的首選,也是區域國家中不可替代的首要城市。香港必須重拾珠三角的領航角色,首先就必須放下自己比鄰人高一等的心態。

與同源的新加坡對比,港英在產業、住宅與區域佈署三者上都明顯錯失戰略機會,無奈的是新加坡人只要忍受一個李氏王朝,而香港人還一堆阿爺要伺候。如果在港英時期,香港就開始疏散過分集中的都市,並主動規劃省港澳跨域戰略,在回歸之後,應該不至於事事處於被動。反對東北新界的開發與反高鐵如今被看做抵抗強國入侵的運動,不只是因為北京與中資的粗魯,也因為香港主體性的缺位。 香港何以一再錯失機會?半是由於港英政府重商主義不作為的慣性,另一半是因為香港社會無法集結力量提出自己的議程。這些問題97之前就存在,中共接手後,不過是讓香港繼續處於無法為自己長遠思考的狀態。北京之所以能箝制香港,正是因為從港英以來內鍵了偏頗扭曲的發展模式。香港的法治無疑是殖民地留下的正面資產,但說英國治理下的香港已經是個發育良好的公民社會,既無法解釋以往的偏失,也看不到反省殖民體制的必要。

就像台灣某些意見為了提醒社會對中國的警覺,有意無意美化日本在台的殖民經驗,結果不但讓台灣內部更為分裂,也把中國內部傾向民主的力量向外推,實在得不償失。在未來長期的相持中,香港人需要更多的友軍,讓北京鎮壓的成本不斷升高。

所以對香港人來說,佔中與去殖同等重要,街頭的堅持與經濟突圍必須並行。香港的年輕人已經在死局裡撐出一片天,佔中之後的思想清理與議程設定,香港各界的「大人們」就別再缺位了吧!

對台灣來說,香港過去錯失的機會目前正在眼前發生,台商技術升級停滯與陸資拉動的地價飆漲都已經浮現。台灣和香港的政治處境並不相同,但當前卻面對社會經濟結構逐漸「香港化」。中國崛起首先是一個經濟的現象,想與之共處必須要有產業自主的決心。在堅定支持佔中之餘,台灣人不必有太多物傷其類的聯想,把自己當回事,擬定長期的發展戰略才是正辦。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