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正修2014/11/17【原文經刪修後登載在新新聞雜誌】

首都選戰彷彿大勢底定,全台灣好像只有柯連兩人在選。然而那一種選制下,馮光遠可以和連柯兩人等量齊觀?

如果台灣單一席次的選舉中,投票單上每個候選人都有贊成與反對兩欄。而選民在所有的人選欄位仍然只能擇一,候選人最後的得票數則是贊成減去反對的餘數。

這是一種新的計票法,把反對與贊成的選票分計,但加總的效果不變。其法理的基礎是票票等值,但讓選民的意向更清楚地表達。簡單說,厭柯不必投連,反連的選民可以單獨被看到。所謂板塊,在彼此抵消之下,最後浮出水面的餘數未必會比第三方的候選人來得高拔。如果真的由最少被反對的中間派當選,即使得票數佔全體總數不高,但也許不失為調和對立的一個契機。

這種新選制,還必須規定最低的當選門檻(例如+3%)與選票補助標準(例如+1%),如果所有候選人都過不了門檻就得重選。若在多席次的選舉中,可能會產生操縱當選名單末幾名的問題,所以可以先從單一席次選舉來試辦。至於選票格子會多一倍,選民可能會劃錯等問題,都應該推動投票電子化下被解決。

2008年歐巴馬與希拉蕊在民主黨內互爭時,有個側翼的網站社群叫做anyone but Hillary Clinton(簡稱ABH,註),盡情數落資源雄厚的對手,果然最後在提名中勝出。選民也許厭棄負面選舉,但並不表示政治人物的陰暗面應該被掩蓋。在商業中,揭露競爭對手的不實宣傳是合法的廣告,為何選制中,不能為這種否定的意見提供表達的空間?

選罷合一的制度就是讓賭爛票有獨立的欄位,並且發揮正面的效果。 選罷合一的選制創新,專門醫治像台灣或美國這樣的分裂社會。如果痛恨柯的沙豬言論,大可厭柯不投連。要是擔心兩岸權貴聯手,也可以反連不投柯。選民心無懸念,絕無含淚的必要,搞不好結局是極端的兩邊都落選,中道的小黨反而出頭。選民不必擔心選政客當選容易難罷免,因為資訊的通透發達,候選人的底細都可查證,不用聽競選廣告的疲勞轟炸,如果爛人想競選或連任,選舉就是罷免,舉善與除弊同畢其功。

而競選策士與民調專家再也不能在只看支持度,還得估量候選人那些負面因素得罪了特定選民,長此以往,仇恨式的語言及圖利特定群體的政策買票都會慢慢退場。選民板塊當下是個事實,卻也是個過時的思維。選罷合一的新制,將會催動政治社群的平行演化,逐漸銷融偏見固結。

選舉一種運算法,一百多年來,大家只用了加法。在資訊的時代把減法帶進來,就是讓逐漸失靈的代議民主重新開機,讓不想只當政客粉絲與派系扈從的公民,為自己找到下場攪和的動機和理由。

傳統的代議民主走到今天,距離原初公民平權的理想越來越遠。昂貴的選舉成為少數人才能入場的門檻,密室的權錢交易讓幾年才投票一次的主人徒呼負負。而利益團體與民粹的夾擊,讓民主體制虧空後代,永遠與財政赤字綁在一起。

如果我們還肯定多黨選舉與新聞自由只是民主的最低限,就不應滿足代議民主這種不死不活的局面。只要民主體制無法持續自我更新,就會有北京模式的支持者洋洋得意。自己的民主自己救,出路在於公民覺醒與訊息技術,而選制的改革當然也是關鍵的一環。

回顧台灣,我們常自豪有悠久的地方自治傳統與近二十年的民主改革,但台灣選制的僵化與選務官員的思想落後,墨守成規實在不足以形容他們與台灣社會的落差。以台灣的數位技術與公民素質,投開票電子化卻遲遲未落實。以台灣的規模與通訊條件,不在籍投票也早應該大力推動。中選會最近的創舉是禁止以期貨方法預測選情的網站。網路公民運動的浪潮都已經席捲全球,台灣的選制思維的卻如此抱殘守缺。

此外,對於高額的選舉經費,台灣的司法監察機構幾近無能,幾無法制止派系花錢買票與賭盤干預,事後也無力稽核政治獻金的申報。選務本應是個讓人有法可循的標準程序,在台灣卻變成人人作假的陰謀詭計。候選人的精神力氣沒用在與選民的交流,卻儘想偏鋒旁門搏版面當選。

落後的選制是民主社會頸脖上的枷鎖,而落後的根本原因在於政治結構。在既有選制得利的藍綠兩黨不會想要改變規則,坐擁黨產的國民黨不可能讓法律如實申報經費。中選會被馬金作為省籍平衡的酬庸,而不是彰顯民意,拉動社會進步的合議機制。要打破這樣的僵局,小黨應與公民社會結盟,善用網路的力量,在都會區爭取新選制試辦的機會,並且要求再次輪替時,中選會成員應包含網絡社群的代表。

反觀亞洲的鄰邦,許多選制創新都已經上路。例如泰國自2011年以來,政黨比例代表的選票上,就有以上皆非的欄位,讓台灣的廢票運動心羨不已。澳洲把投票當作公民的義務,結合退稅機制拉高投票率,但前提是方便公正的不在籍投票。連鳥籠民主的香港,選舉經費的稽核借助會計師的專業,規定每張海報傳單上都有流水號,選前選後隨時稽核,讓權貴參選有錢沒地方花。民主本來就是不斷攻錯的過程,選制革新當然應該廣開言路,參酌成功的案例。

回到首都選舉,柯的自負,連的無狀與其他五位的無所事事都只是當前選制下的一時心情。只要改成選罷合一的新制,領先的會更謙卑謹慎,落後的也許可以逆勢翻盤,小黨或可中間突出,不必參選也可以重創權貴。在結果宣判前,候選人越徬徨無助,民主越得以鞏固。 下次市長選舉,給我一張選罷合一的投票單,老馮、柯P、勝文,你們敢承諾嗎?

註:2016版 https://www.facebook.com/Anybodybuthillary2016?ref=stream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