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正修2014/11/29【原文經刪修後登載在新新聞雜誌】

1927年大革命失敗後,毛澤東在三灣村的一家雜貨鋪裡沉思如何走出潰散的困局。他發現在羅榮桓率領的部隊總能敗而不潰,原因就在於「把支部建在連上」。掌握了這個新的組織原則,毛與紅軍從此後所向皆捷,一直到把國民黨趕到台灣來。

後人都把三灣整編簡化成建立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其實連上支部的具體作法還包括重大軍事決策必須經過組織集體討論,與列寧初期的「一切權力歸於蘇維埃」及士兵委員會的理念遙相呼應。從人性的角度來理解,要士兵為遙遠的理想賣命拚搏,主義思想固然重要,基層的民主自然更不可少。

柯文哲此次高舉「開放政府」理念,也是在傳統政治運作中加入新的演算法(Algorithm)。開源(open source)的理念對東亞的密室政治與家父長權威的確是致命威脅,尤其柯營提前結束募款與網上公布經費明細的做法,更是藍綠兩黨政客暗痛在心。但柯的首長遴選委會充斥扁朝的舊面孔,這些人對開源政治有多深的理解令人懷疑。柯的勝選來自網路世代對傳統政治的揚棄,但要如何將開源貫徹到台北的市政治理,紅軍的三灣整編值得參考深思。

柯市長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尊重議會(特別是議長權威)的前提下,讓議事發言即時上網轉播。這個模式是G0V(台灣零時政府)等團體在太陽花運動中創造的,因為影音文字即時上網,所以發言者反而會自我節制,讓過激的表演空間越來越小。官員與議員所有的言行都會被長期追蹤檢核,若配合公民社會的監督,想打混摸魚很難。屆時台北市議會將成為比立法院還精彩的議事殿堂,認真績優的議員下次也可以順利連任。

若能再進一步,將行之有年的政黨預算協商也能即時上網公開,那就真的打開了 密室政治的天窗。府會關係是傳統少數執政的痛處,執政常受到利益團體的裹脅。陳水扁在市長任內曾經想拉攏議會中的國民黨陳家班,竟然準備編列議員退職金,最後因在場媒體的集體杯葛而罷手。馬英九與郝龍斌特別忌諱自己的外省出身,每每遇到本省籍黨籍議員的要脅,也多所就範,其中以既成巷道的選擇性徵收最為明顯。台北市還有四兆未徵收的私有道路用地,市府每年聊備一格地編列了數十億經費,結果除了少數是公共安的緊迫項目,其他盡入於特定議員有關的傳統地主手上。

開源的新政治首先要能降低府會的溝通成本,讓代議政治的私慾與失序受到節制。府會關係不再是幫議員跑腿來搞公關,柯市府要以大數據的方式分析議員的社會基礎與各項訴求,把府會聯絡員當成開源前線的觀察員。不以黨派但以人品及議題的正當性來區分議員的請託,讓議會的意見領袖事前參與關鍵的決策,讓正直的代議士分享市府施政的成績。

第二件大事則是在市府的局處及要害部門佈建開源的種子與細胞。

陳水扁曾把助選的童子軍佈建到局處當監軍,目的是強化橫向聯繫並貫徹市長的意志。開源政治要做事遠甚於此。柯團隊要確認在每個與開放資料有關的機構,都有聽得懂且能執行的關鍵人員。舉凡警政、建管、消防、學校營繕、市場管理、殯葬等。要在文官任用的框架中達到這個目的,除了以機要任用的職缺,還可以依契約的方式邀請民間專業人士進駐或諮詢服務,連上支部的創新就是徹底了悟成敗的關鍵在於執行的第一線,而不只是政治任命的首長。正確的處方若沒有足夠的劑量,就不足以成事,蔣渭水當時針對台灣社會衰弱所開出的文化處方簽,都是「最大量」。

有了開源細胞的建置,還要有使之活絡的橫向連結。這些活細胞不再只向市長打小報告,而是按照開放政府的標準程序,漸次向民間開放資料,進而改善流程,增進公眾的利益。舉例來說,台北市約有三成的無效給水(絕大部分是管線漏水),既是市府財政的損失,流量減少也讓河川的降低了自淨的能力。若能開放這些圖層與向量資料,善用網路社群虛實協作的能量,或許就能找出抓漏的最優投資配置。北水處還可以進而與社群對話,啟動水價與環境補償的高層對話。

第三件事是要在公民社會中建立監督市政的對口渠道。

市府的局處都因業務而衍伸出許多外圍團體,如民政的寺廟、警政的義交、警友會等。這些組織長期依賴官署,有的甚至是監管者與被監管的關係。台灣的民間社會充斥著此類構造,公民若要監督市政必須繞開他們另起爐灶。

柯團隊若要將監督眾包(Crowdsourcing))給公民社會,關鍵是必須找到了解生態卻不可能被收買的利害關係者,他們往往是受害者團體或知情的第三方。舉例來說,警察包庇色情或壓榨性工作者的情況在世界時有所聞,如果北市府支持妓權組織開辦申訴熱線,並配合政風單位嚴格查處,將會有效鎮攝貪警與行賄的業者。又如營養午餐的發包已經把很多校長送進到監牢了,如果以隨機海選的方式,組織一個家長試吃團,每天中午會吃到孩子的一樣的飯菜,並在網上回饋分享,或許立即就能改變校園午餐以最低價決標的模式。

柯市長要向首長及常任文官清楚宣示,媒體與NGOs的監督是考評的KPI。市民與鄉民找市府挑毛病找麻煩是天經地義。局處不必為了每日新聞的曝光度而煩惱,但卻絕不能自外於網路社群長期關注的議題。

台北市政是台灣的政治高地,過去20年藍綠的領軍人物都試圖在首都展示他們所代表的現代性。柯在選戰中已經推倒歷史的高牆,但在市政治理中,還有更多前現代的窪地與坑洞等著要填平。無黨籍的柯市長沒靠山與退路,只有把開源的精神貫徹到底。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