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社會西進對兩岸關係至關重要?

從戰略面,社會西進切中台灣的根本利益,即安全與繁榮,對中國而言,是以台灣的切身經驗提供一種漸進式的改革路徑,除了少數政治性的議題尚無開展可能外,大多數議題都有借鏡與學習的可能。從公共選擇的角度上,社會西進可以看作軍購的部分替代方案,加大戰略的縱深,厚植中國民主與友台的力量就是降低兩岸發生軍事衝突的風險。

 

社會西進不只是一個涉外的政策,也是一種內省與自我鞭策的概念,台灣與大陸互相作為無可迴避的「他者(otherness )」,台灣可以看見自己的領先,也反省自己的不足。社會西進呼應台灣的主流民意,調和中國的長期需求及美國的戰略利益,把內部改革與兩岸關係連結起來;要執行社會西進的政策,台灣就需要打造一個了解NGOs又能開創兩岸和平的政黨環境,所以也會帶來藍綠的對話與和解。在這樣的意義下,社會西進的根本將有別於「 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或「和平轉變」的政治訴求。

學者吳介民在「第三種中國的想像」一文,分析兩岸的權錢結盟在台灣內部化,將嚴重影響台灣的民主[1]。從現實的發展來看,兩岸的特權(太子黨)聯手並非不可能,但更可能是台灣在一味親資本的論述下,犧牲了兩岸人民對話與社會改革的機會。社會西進就是要在政治對抗與資本運作之外,找到第三條實踐路徑。

台海的局勢是一場時間的賽局,如果中國的政治轉型先於美中力量的結構消長,則台灣就會在兩岸的政治談判中,得到最好的條件(package)。在此過程中,台灣不應只限於提供對岸資金與技術,而是應該善用軟實力,為中國的和平轉型作準備。

[1] 吳介民:第三種中國想像 如果台灣擺脫不了中國

從兩岸經貿交流的社會與環境面向探討台灣主體性論述

1.外來的經驗對中國的NGOs發展確實是關鍵,而台灣雖然在全球網絡與經費上不能與國際組織等量齊觀,但卻因文化相近與改革實績而具對大陸民眾具有特別的說服力,善用這種特質將可在未來中國的社會轉型扮演更關鍵的角色。

2.中國的公民社會一定期間內還是受制於政治緊縮的體制中,但除了政治性的議題外,仍有很大的施為空間。社會西進做為兩岸的社運交流或公民學習的指導戰略,應考慮大陸的特殊情勢,長期關注「結構性但非政治性」的相關課題。

3.社會西進是兩岸經濟合作及政治對抗之外的第三種路徑,其利害關係人也從政商高層擴及到社會各階層。社會西進的戰略希望能將兩岸交往與台灣社會的內部改革相聯繫,以此形成兩岸社會制度合理性的良性競爭。

4.中國的和平轉型對台灣至為重要,中國公民社會的茁壯與台灣的根本利益高度契合。台灣應以國安戰略的高度看待參與對岸社會的轉型,並形塑朝野/官民間的共識。

5.社會西進的前提是台灣社會對大陸的深度理解與參與意願,台灣政治上藍綠陣營皆有調整改善的空間,政府在其中雖非第一線的承擔者,卻也有積極的角色可以扮演。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