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清遠改革論壇林正修演說內容

轉載自【2014-03-07 清遠日報 何帆】

  • 我聽說城軌很快就要通到清遠了,票價多少很關鍵,因為用輕軌來通勤的市民都是會計較票價的,必要的時候政府最好能對交通進行補貼。

  • 清遠就要有像青城山這樣的魅力,不一定要有道教、廟這些東西,只要我們的魅力夠,在大城市周邊它不只是一個後花園的概念,它還是一個秘境,有幽靜、有活力的地方。所以清遠不應該只有一個品牌,而是很多個品牌組合起來叫清遠,清遠的每個區域都應該有豐富的表情。

  • 在城市化的過程中,我想說:第一不要急,千萬不要小看小兄弟,我們個頭比較小,反而更不要急,急的是那些已經沒有辦法轉身的大城市,不是我們。珠三角或者廣州再有財政但也沒有辦法處理,因為他們沒有地了。所以,他們就要跟我們來談,我們要用博弈的角度來想事情,要用政治談判的高手來做沙盤推演。

  • 恒大學校來了,我們是要一個專技學校還是一個文體設施?這個問題我們可以想想。肯定不是因為清遠這裡可以踢足球,他們就來,而是因為他們的需求。

  • 任何的體制改革都不是放煙花,都要承擔一定的風險,在清遠做點事情也應該如此,要在身上刮點贅肉下來。

  • 大家也許知道北京的宋莊,跟深圳大芬村不一樣,大芬村是複製畫,而它是原創畫,它就是要跟別人不一樣。清遠有這個條件,清遠這麼大,不是整個清遠陪它玩,清遠有一個鄉就夠了,廣州是人才薈萃,廣州地價搞得藝術家痛不欲生,為什麼不可以來清遠呢?這種鳥要怎麼樣的巢去孵化它,有時還真得要細心經營氛圍。

  • 現在第一件事情是要啟動農村土地改革,農村土地改革的目的,是要跟珠三角的超級城市博弈。

  • 另外要固守環境敏感邊界,防止都市蔓延。但是城市總規防線要清楚,不能因為是地產大鱷來就放鬆防線,這個和透明化有關係,要民眾知道政府底線,明確對地產商和市民講。

清遠的困境絕對不會是孤立的,如果找一張全世界喀斯特地圖你就會發現,法國西南部、東歐也都是經濟相對落後的地方。如果我們是桂林那種地貌,就發展劉三姐等旅遊資源就這可以達到一定的發展。可是清遠是介於喀斯特與沿海的大三角洲(珠三角)之間的過渡地帶,旅遊業與產業轉移時都未必會優先考慮我們,所以清遠現在的困境有跨國的共通性,必須這樣來理解清遠的痛苦和找到突破點。

從區域的角度來講,中國搞規劃,一般會思考地緣政治。

什麼叫地緣政治?不是我們希望珠三角的鳥不要飛到越南的北部灣區,它做好所有的條件,讓廣東的鳥不要飛過去一隻,但是廣東的籠子會越來越空,2010年我跟臺灣的企業家探討松山湖的時候,我們看到東莞一天走五家台商,有點像佛家說的緣起緣滅,現在把這個緣聚下來,並且要升級,清遠是一個指標。

談城市名片:清遠不應該只有一個品牌

只要我們的魅力夠,在大城市周邊它不只是一個後花園的概念,是一個秘境,有幽靜、有活力的地方。

四川地震後,我在四川的茂縣待過,我覺得當地的基層幹部真是好,規劃也有策略性,成都說要趕快趁重建這個機會拿下城鐵,城裡人到夏天就可以去青城山,都江堰去玩,這對災區復原經濟很重要,第二年他們就建好了。

城軌對帶動大城的周邊區域的發展很重要!

我聽說城軌很快就要通到清遠了,票價多少很關鍵,因為用輕軌來通勤的市民都是會計較票價的,必要的時候政府最好能對交通進行補貼。

清遠就要有像青城山這樣的魅力,不一定要有道教、廟這些東西,只要我們的魅力夠,在大城市周邊它不只是一個後花園的概念,是一個秘境,有幽靜、有活力的地方。所以清遠不應該只有一個品牌,而是很多個品牌組合起來叫清遠,清遠的每個區域都應該有豐富的表情。

談地域營造:一定要順著當地歷史的脈絡

內地有兩個博物館我認為是成功的。西安有一個漢文帝墓,讓你看到文景之治與民休養的生活百態;另外是三星堆博物館,能把四川時空縱深前拉到史前,也很不錯。

西班牙有個小城畢爾巴鄂,在去工業化之後很窮,很亂,後來該地做了一個國際級的美術館,整個老城區就這樣慢慢發展起來了。內地也有地方學,但一定要順著當地歷史的脈絡。

內地有兩個博物館我認為是成功的。西安有一個漢文帝的墓,讓你看到文景之治與民休養的生活百態,是非常好的博物館;另外是三星堆博物館,能把四川的時空縱深前拉到史前,也很不錯。

臺灣宜蘭的外海有個島叫龜山島,宜蘭人一看到龜山島就覺得自己回家了,他們蓋了一個蘭陽博物館。宜蘭人口不到50萬,做了這樣一個地方歷史的博物館,旁邊不需要徵收任何農民的地,縣府請設計師把周邊做出套裝的設計,交給地主自由去處理,在私有產權的臺灣,也可以做一些協調的東西。

談城市化:想想廣州“痛處”廣州還缺啥

因為他們沒有地了。所以,他們就要跟我們來談,我們要用博弈的角度來想事情,要用政治談判的高手來做沙盤推演。

宜蘭風光非常好,但有些執政的宜蘭人都說很後悔,說觀光者走得太快。他們連宅基地蓋的都挺漂亮的,一方面可以蓋給自己住,另外一方面作為民宿供遊客居住,這裡面出現的問題是農地被不斷的佔用,當房子出租高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沒有人願意種田了,長此以往,對農地是很大的傷害。

所以,清遠也不要一天到晚想著有大把的土地,請外人趕快來炒樓盤。

現在提廣清一體化,我們應該做的是:想想廣州大都會的痛處在哪裡?廣州還缺什麼是我們可以來平等互補的?

所以在城市化的過程中,我想說:第一不要急,千萬不要小看小兄弟,我們個頭比較小,反而更不要急,急的是那些已經沒有辦法轉身的大城市,不是我們。

比如清遠可以發展高品質的醫療、休閒的產業,發展智慧的物流,珠三角裡面現在有沒有這樣的地方?

珠三角或者廣州再有財政但也沒有辦法處理,因為他們沒有地了。所以,他們就要跟我們來談,我們要用博弈的角度來想事情,要用政治談判的高手來做沙盤推演。

談教育經濟:做18歲以下教育就是清遠優勢

創新的教育是地方經濟的龍頭。不一定是你的地便宜,你的東西比別人便宜就能吸引別人來,而是靠知識的價值。

我第一次看到清遠是在《金融時報》上,知道恒大在那個地方搞足球學校,很大規模———其實大家應該去算算它的乘數大不大,理論上兩千人包吃包住都在這裡會有些效果。

恒大學校來了,我們是要一個專技學校還是一個文體設施?這個問題我們可以想想。肯定不是因為清遠這裡可以踢足球,他們就來,而是因為他們的需求。

臺灣的經驗是,高齡少子化(指人口老齡化、生育率下降造成幼年人口逐漸減少的現象)使得學童數在下降,但有幾個地方逆向成長案例,都是因為有特殊的學校或教育的創新。其中雲林縣古坑鄉有一所中小學,裡面就讀的有相當多的是臺灣之外的全球華人,這些父母送孩子去念書,不是為了考試成績,而是這裡能進行比較好人品的教育。

創新的教育是地方經濟的龍頭。不一定是你的地便宜,你的東西比別人便宜就能吸引別人來,而是靠知識的價值———做18歲以下的教育就是清遠的優勢。

中國的學生素質很好,但中國的教育體制仍然有很大限制,澳門大學是歐盟系統的大學,他們在橫琴島的分校是不封網的,任何的體制改革都不是放煙花,都要承擔一定的風險,在清遠做點事情也應該如此,要在身上刮點贅肉下來。

談城市魅力:廣州地價使藝術家痛不欲生,為何不可以來清遠呢?

這種鳥要怎麼樣的巢去孵化它,有時還真得要細心經營氛圍。魅力是可分析與經營的,當有魅力的時候,距離就不是問題,清遠的魅力在哪裡,與距離無關。

在清遠都講距離造成問題,但我們要夠近又夠遠,具體來會問對誰夠近,對誰夠遠?

大家也許知道北京的宋莊,跟深圳大芬村不一樣,大芬村是複製畫,而它是原創畫,它就是要跟別人不一樣。

清遠有這個條件,清遠這麼大,不是整個清遠陪它玩,清遠有一個鄉就夠了,廣州是人才薈萃,廣州地價搞得藝術家痛不欲生,為什麼不可以來清遠呢?這種鳥要怎麼樣的巢去孵化它,有時還真得要細心經營氛圍。

臺灣最偏遠的地方是台東縣,在冬天的時候一群澳洲的小孩子跑到這邊來衝浪,他們說其實也沒有多遠,如果真的喜歡,就不在乎遠近。他們就盯著手機看,一有長浪就出去衝浪,魅力是可分析與經營的,當有魅力的時候,距離就不是問題,清遠的魅力在哪裡,與距離無關。

談政務公開:網路時代政務要透明化及時化

清遠政務公開方面就要由一把手來執行,要先下決心,剛開始會有所衝擊,但之後反而會變得輕鬆,一定要領導團隊有共識,拉近與市民距離。

利用網路很重要。在網路2.0時代政務要透明化,視覺化與及時化。

在公共衛生的領域,通過網路甚至可以去預測下一個禽流感爆發在哪裡,非常准,新的網路參與絕不只是電子政務或微博宣傳。對百姓來說,只要有手機能夠上網,就可以以視覺化的客觀訊息和他溝通,有人說不怕全球氣候極端化,有個地圖加上模擬的網站,每個人去模擬海平面上升幾公尺,看自己家淹到哪裡,它不是一個宣導平臺,而是一個溝通平臺。

我們要讓公眾有知情權,比如在網路上找到我們家在哪裡,作為購買房地產的人有沒有權力知道哪裡會淹水?我們要把它圖像化,變成視覺的時候,人家就會講我家在哪裡。清遠政務公開方面就要由一把手來執行,要先下決心,剛開始會有所衝擊,但之後反而會變得輕鬆,一定要領導團隊有共識,拉近與市民距離。

網路透明化不只是在內地,在整個亞洲都有很大的發揮空間。

再就是看病。大家都用IPAD等等這些東西,我有沒有可能知道我的病在哪裡,利用國外一些網路資源把它中文化,變成清遠的東西,應用在市立醫院之類的。

談城市規劃:守住規劃防線防止都市蔓延

我們跟自然之間的締約不能動,這塊叫做不准開發區,不准動就不准動,我們分三個梯度,下面的梯度我們拿去博弈,中間的梯度清遠自己拿去發展,上面的梯度讓它在山溝裡面。

原本清遠在做的事情,在清算或者清除以前的歷史殘餘跟尾巴,就像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把全黨工作的重點為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的決議一樣,沒有一個共識就沒有辦法往前走。現在第一件事情是要啟動農村土地改革,農村土地改革的目的,是要跟珠三角的超級城市博弈。

另外要固守環境敏感邊界,防止都市蔓延。

我們跟自然之間的締約不能動,這塊叫做不准開發區,不准動就不准動,我們分三個梯度,下面的梯度我們拿去博弈,中間的梯度清遠自己拿去發展,上面的梯度讓它在山溝裡面。

現在清遠怕空房子沒人買,其實廣州人都來買清遠也擔心,輕軌通了以後會有更多廣州人來買房,會有新的清遠人,這是好事,同時也會帶來教育等新的資源。但是城市總規防線要清楚,不能因為是地產大鱷來就放鬆防線,這個和透明化有關係,要民眾知道政府底線,明確對地產商和市民講。

還有投資人力資本,提升服務業品質。服務業的空間很大,一個小說家在你這邊寫小說也是知識經濟的產出,只要廣州、珠三角的品味與消費不斷提高,清遠這邊就可以找到相應的服務,通過提升服務業對接珠三角。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