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正修.2014/3/31【原文經刪修後登載在新新聞雜誌

學運和詩歌有時會有超越當下的預言性,揭示一個時代的改變。若數年後再來看太陽花運動,服貿法案,警察暴力,馬金政權都是過場的花絮,這場學運的年輕人問了一個與自己餘生都有關係的大哉問:該如何與中國共處。

然而在世代的對決中,這是場一開始就力量懸殊,勝負已定的戰役。

 

台灣從沒有像最近一樣高密度地關注公共議題。不管贊成反對,每個人都從自己的真實處境,來思考與對岸的關係,這是幾近完美的社會溝通情境。抗議現場所有的發言即時在網路呈現,每個人都必須對自己的發言負責。眾人在逐字稿裡追究過往官僚與政客的粗疏,真正善用立法院開會的人不是藍綠立委,而是學生與公民組織。一流的後勤與雲端技術讓大部隊如此和平輕省地運作。與此平行,義工組建起全球性的宣傳網絡,還有幾十萬計的鄉民當陪審團在全天候監管公僕的失言。

掌握權力與警棍的大人們,還自以為他們在掌控全局做決策。實情是雙方在心智狀態,裝備與速度上,完全不在同一個檔次。實質佔領與虛擬網絡合圍統治者,這是技術結合民主完勝官僚治理,太陽花堪稱是台灣在世界公民運動中的里程碑。

請記住這些稀有的品質,請記住這些都是學生接管國會的兩周以來才發生的。

如果我是跨國企業的人資部門,我會在這個世代裡找到最有創意的領導人才。

如果我是國際金融機構,看到法院對王馬政爭的判決,我會給台灣的司法公正更高的信評。

如果你是台灣藍綠陣營的政治工作者,你該心生警惕,政黨荒怠多時,年輕後浪已衝到家門口。

如果你願為北京獻策,你該建議中南海少發議論,多看多想,因為這場運動裡有很多他們還不懂的新生事物。

在這場不對稱的僵持中,荒腔走板,錯誤連連的是佔據體制的大人,攻守有方,以逸待勞的反而是學生。盤點學運得失的決算時間不只在當下,而會在一個世代內見輸贏。北洋政府與南京國民政府鎮壓學生,為延安爭取了大量的知識青年,最後在國共內戰中加倍奉還,台灣比較幸運的是,民進黨對青年並無致命的吸引力。

佔據國會的學生只要不出大錯,就算最後被清場也是大勝。馬金的懦弱偏執,一再耗盡僅存的社會信任,也讓北京與華盛頓同時看清楚他在黨內與社會的孤立。馬金用抹黑與棍棒和青年世代對話,也讓藍軍在未來兩代中,幾乎自絕於能獨立思考的血性青年。

跳開當下的情緒來看,台灣是個民主鞏固的獨特案例。解嚴前的本土化與民主化,常導因於國際的孤立。解嚴以來,台灣的進步往往來自統治者的失德。扁的貪躁,打開兩岸全面交流的局面。馬金鬥王,讓台灣社會對總統的濫權猛然醒悟。馬江硬推服貿,讓台灣的認同重新找到動力。社會自我提升的能量,就在於不斷揚棄錯誤的想像。就只在十年前,馬英九還是讓婦女尖叫,讓男士覺得友善無害的候選人,如今卻如昨日黃花。馬曾經有過最好的歷史際遇,讓台灣在中美博弈的格局中,游刃於雙邊的大國,但馬的陰騭反覆與能力低下,讓所有機會都成泡影。

馬的中國政策是建立互相矛盾的思維慣性上,一是上個世紀國共內戰的國仇家恨,另一個是當前中國經濟的誘惑,這種被矛盾綁束的領導者不會產生核心價值,不會有戰略思維也不可能形成社會共識。服貿一事,馬之過在於對大事不察,盡在瑣碎的細節上糾纏。把中國想要介入改變台灣的內部規則的企圖等閒視之,當成常規性的談判。

台灣除魅之快,手法俐落且基本無痛,實是社運啟蒙與選民覺醒的結果。從這個反諷的意義上來說,扁馬皆惠民主良多。太陽花運動戳破馬英九僅存的現代性假象,也讓半吊子的反對黨現形,太陽花的世代終究要直面中國,形成自己的論述。

太陽花之後的國民黨只剩兩條出路:一條是香港的路徑,以大資本為社會基礎,接合大陸的權貴資本主義。另一條則是清除黨內因個人私利而親中的勢力,再次本土化與民進黨競爭。若馬金還是偏執地讓台灣香港化,選民應該認真想像一個沒有國民黨的台灣。

北京的官媒一口咬定這次學運「反馬是假,反中是真」,吾人只能浩歎其想像力的低落。

太陽花世代將會在數年後進入職場,他們會體察台灣的貿易處境與地緣特殊性,也要面對中國同齡的競爭者。中國會是他們青壯年時創業不可迴避的市場與挑戰,太陽花之中必定有人成為知中解中的各界骨幹。

他們和老派台獨截然不同的是,不再以族群或語言來做政治訴求。他們明確知道兩個社會體制的差別,堅定的台灣意識將無礙於太陽花們清醒地認識中國。

北京若能及早體察這場運動極可能已經產生未來二十年台灣的新政治,就不必期待台灣會出現一個像香港特首一樣俯首聽命的領導人。

感謝這代年輕人,讓初老的野百合,得以自省身上逐漸僵硬的肌理。植物學中有個應激反應(Stress response)的機制,大約是說惡劣的環境會激發植物內部求生存的潛能,這也許能解釋以色列在強敵環伺下仍然綻放民主的花朵。由此,台灣的民主像太陽花一樣,必須是個特殊的品類,只要水土充足,對岸越是驕陽烈日,花朵越能昂首企立。

如果一整個世代,能在二十出頭,被警棍敲過點醒,那將是台灣長期進步的底氣。

如果一整代的年輕人,能夠好整以暇,坦然面對中國,更是兩岸的福氣。台灣此地的太陽花已經欣欣向榮,對岸的公民種子不久就會破土見光。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