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正修.2014/04/14【原文經刪修後登載在新新聞雜誌

如果在未來十年,讓阿里巴巴的馬雲來接管上海,會有什麼驚人的變化?

首先應該是自由貿易區適用在上海全區,境外投資等同國民待遇。也許用手機就可以申辦一間公司,全球的商品都可以以最合理的報價讓上海人享用。除了人民幣自由兌換以外,上海也會鼓勵各種貨幣的創新,從網路點數到地鐵代幣都可以在不同的領域支付流通。

其次是馬雲會以電子商務的精神全面改造政務,公開預算訊息與執行進度,誰在開會決定什麼事都可以用手機即時查詢並追蹤管理。市領導會以第三方支付的客訴精神處理官民關係。有爭議先問責政府。市民每天在網上幫首長們打分數,重要市政議題隨時可交付公投。

再者因為健保訊息客制化的管理,賣過甜的食品給慢病患者的商家將被提醒舉發。車輛必須支付高額點數才能在特定時段入城,所以空氣品質大幅改善,因為有即時的溫度地圖,上海成為全球第一個開徵都市熱島稅的城市。

光棍們也不用到了雙十一才開心,電子商務有效抑制商業地產,使得上海房價只有北京的一半,女婿們可以開朗地面對丈母娘對房產首付的要求。雖然上海戶籍仍然搶手,市政當局每年透過公開標售與弱勢保障名額,釋出市民身分給予外地人與外國人。上海的各級學校與全球開放原始碼的非營利組織合作,學生在家上網自學成為常態。至於網路管制,就到博物館裡去看吧!

 

以上都只是寓言式的想像,而這個情境自我實現的假設是:中國崛起中的電商資本將在未來與共產黨攤牌,而出讓地方治理可能是延遲雙方對決的緩衝方案。

電商不是用網路的銀行,也不只是在網路賣東西。在資本的演化上,因為網路與金融的深度整合,產生出一個全新的品類,逐漸穿透物流,零售,實體商業與生產。電商的平台必須運算海量的資訊,及時處理遠端的繁瑣事務,保證流暢的後勤與龐大的供應鏈,其基礎是均質高效的人力資本。這些技能的綜合難度,基本上與打一場跨境的戰爭無異,而差別在於電商每天都處於戰爭狀態。而與金融壟斷資本不同,電商的訊息與利潤來自網路的客群,所以即使在壟斷兼併的同時,必須一定程度回應草根的要求。

電子商務的蛙跳發展是中國舉國體制之外的驚喜。過去十年,貌似對政權無害的情形下,以巨大的規模與相對成熟的技術成就了世界第一的電商市場,並且持續坐大。其中馬雲的阿里巴巴集團,擁有六億的用戶,八千萬人的供應鏈,關聯事業體雇用超過一千萬人,上千個遍及城鄉的淘寶村,真實改變了農村的地景與精神樣貌。

08年馬雲曾說:「銀行不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五年後他推出餘額寶,開始對會員派發紅利,倒逼保守的銀行開放,僅14年1月,餘額寶增加1,500億(RMB)存款,而傳統銀行則失血9,402億(同上)。餘額寶的投資人比中共黨員還多,八成用戶在18到35歲,年齡是中位數23歲。從政治的成色來對比,這些寶寶基金與當權的共產黨有著極大的反差。最新的發展是人行聯手傳統金融駁回阿里巴巴的准入信用卡的申請,但無礙於市場與人心的趨向。

綜觀馬雲的言論,發現在其叨絮的生意經之下,可以看到那個”按照自己的形象打造世界”的古典造型。只要把消費者的C改換為公民的C,就可以大致拼湊出一個中國政體改革的綱領。集團的首席執行官張勇總結去年的光棍節的天量成績時,曾提出「無線,個性,社交,本土」的四化,若把這四化的核心價值轉換成社會論述,無不切中時弊與當局合法性的軟肋。即使馬雲關於六四的出格言論,也該視作其人對所處環境危殆的體認,有待後來的行動來證明他對民主的真實看法。

電子商務不是中國發明,第三方支付早已在各國也行之多年,但中國電商的持續成長是以消費者與小企業的覺醒為前提,以實體商業及土地資本的蕭條為背景,餘額寶等金融創新與黨國一體的銀行的輸贏沒有灰色地帶,電商注定要全面穿透社會,原有的管制者就必須退場。在美國的制度下,Paypal不必揭竿起義接管舊金山,而日本軟銀的孫正義頂多在福島之後批評核電政策。正因為中國高層建制的封閉與社會的不穩定,阿里巴巴最終必須與北京的權力集團碰撞力搏,馬雲想學百度向中共輸誠,當個維護體制的「皇協軍」都不可能。

回首戰後東亞的商界力量,若是以製造業面向全球市場,難免在全球的供應鏈上卑躬屈膝,若是以地產或物流起家,則多必須在當權者前彎腰行禮。商界巨腕多少能干預國內政治,但都不似電商資本在中國如此具有顛覆性。

北洋新軍是清廷自強運動的產物,而也正是北洋系的倒戈讓滿清提早下課。電商崛起是中國參與全球化的結果,而阿里巴巴正是逐漸獨立於中共五七體制之外的建制力量。在戰略視野,社會信用與技術應用上足堪與中南海匹敵。不管勝敗如何

馬雲的所作所為都為中國的1789的大革命暖場彩排,如果一時勝負難分,把最開放的上海交給阿里巴巴來試點,倒不失為一個折衷的方案。

如果對岸的阿里巴巴已經頻叩紅朝深鎖的大門,台灣該如何自處?

網路是多方決定場域,但結果常會與眾人的慣性直覺相左。實體世界中,台灣

常以透明度,人情味,服務的細緻超過對岸而自豪,但在電商領域,兩岸卻是完全是顛倒。台灣電子平台,幾乎都是偏向賣家只求賣貨收錢,而對岸的淘寶,不但有即時的通訊軟體可以討論貨品或商家的信用,在爭議發生時,也已訂限時退款來保障消費者權益。對台灣的使用者來說,淘寶不只是便宜,更因為服務的不斷創新。

台灣的太陽花世代們,一邊串聯抗議服貿黑箱,一邊也不排斥用淘寶買些潮品。事實上,太陽花與阿里巴巴有著同樣的根源,都是來自於網路的破壞式創新,令兩岸的舊體制備感壓力,只是國民黨比共產黨更為不堪。在原來的服貿協議裡,台灣爭取到的電商落地主導權,只限於福建一省,完全自外於北上廣深等一線戰區。馬金政權在服貿談判中,對內既不能照顧弱勢,對外又不能為產業擘劃未來。從對岸的角度來看,台方如此不明究裡,又有何必要進一步讓利合作?

放開歷史的視野,我們正在親歷網路技術結合金融與通路的變革。在東亞將演化出前所未有的商業模式與權力生態。都說未來是屬於敢於創新的人,而敢於全面創新的心智,就不會甘心只在電子看板前面數鈔票。一個連續的劇變就要來了,只有掌權的老人們還不知道。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