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正修20140609【原文經刪修後登載在新新聞雜誌】

搭過北京地鐵的人,多少都會對2元一票到底的價格印象深刻。

這種不問里程,不計時段的公交補貼似乎也是中國僅存的「普惠式政策」。然而在每年虧損近200億(人民幣)的缺口下,北京似乎已經決定此票價非漲不可。

北京地鐵能給人的好印象可能不多,和歐美首都大邑相較,北京地鐵在接合都市紋理及拉動發展上,仍屬僵硬缺乏彈性。對比於日韓台,則缺少了親切與流暢。整體說來,北京地鐵的里程數與載客量都屬世界前列,但鐵欄突兀,安檢尤其煩人。

然而就我的觀察,北京地鐵卻有一個顯著的特色:就是乘客中藍領不少。他們多是進京打工的體力勞動者,車廂內常見他們帶著未必輕便的謀生工具。

在北京禁摩與高地價的雙重壓力下,2元地鐵是多數低收入者在城市移動的選擇。北京至今仍未開放戶籍管制,讓這些農民工以特殊人口紅利的方式支撐著北京經濟底盤的運轉。他們將是地鐵漲價最直接受害者,但卻未必能在制度內得到相應的補救。

所以北京的2元地鐵不只是個公共資費調漲的課題,而是針對北京發展模式與城市治理的質問。

 

以中國近年經濟成長與物價波動來看,北京各種資費的調整似乎言之成理,先是水費,然後是垃圾處理費,接下來則是各類公交。從去年開始,即有針對地鐵票價的聽證程序。調漲的主要論據有二:一是「普惠式」讓品質無法提升,甚至可能影響安全。二是一價到底對短程客不公平。有超過六成民意反對調漲,不少人也懷疑所謂針對弱勢群體的「定向補貼」是否可行。

即使從數字的角度來看,公共運輸票價評估的關鍵不應只考慮財務缺口,系統營運評估績效也不在於總運量與營收,更要看提高票價會將那些群體排擠出來。

北京這個高官巨賈雲集的帝都,車多路少不令人意外,但北京的地面交通基本已經癱瘓無解,伴之以一年過半天數的霾害。北京人每個工作天花在堵車的時間將近兩小時(115分鐘),呼吸道的疾病也持續高發,這些都是北京都市蔓延的必然惡果,而首都肥大是國家集權的通病,只是在中國以超級的尺度在北京發作。

北京的2元地鐵補貼,多少緩解了都市蔓延的病理。北京四環之外的城郊即使多繳幾里路的錢,對北京總體財政的意義不大。但若這個群體從地鐵退出回到地面層,以他們各自認為合算的方式來移動,就可能是北京交通當局無法面對的局面。

對比於台灣,台北高雄雖然都建有捷運路網,卻苦無方略將龐大的機車使用者導入軌道系統。固然因為台灣不具備全面禁摩的社會共識,但北高捷運在票價與便利上無法與機車相比才是根本原因。北京地鐵不甚了解自己客層在全球的的特殊性,台灣兩大都會無能面對天量機車存在既存事實,兩岸地鐵的票價思考正好反映出彼此的困局。

北京地鐵真要以價格分流,應比照新加坡考慮在離峰的早晚時段,採取免票的方式,爭取較長途的通勤者。地鐵公司真要降低票價缺口的財務壓力,應當善用場站的物業優勢與爭取異業結盟。以北京地鐵巨大的運量,絕對有條件召喚一個不須漲價卻能提高財務效能的經營團隊,但必須以大破大立的決心,改變目前的官本位心態。

一個城市有了大眾運輸,都會的治理才能進入立體調度的層次,城市的結構才能從地價的同心圓模型向多走廊的布局轉換。但有了地鐵,城市的安全就必須更為深思熟慮。北京市民當認真想想,即便佈署三重警力(公安、武警、特警)與無所不在的攝影機,就可以保證地鐵安全無虞嗎?是否需要把保安如此無限上綱?這樣的沉重的人力配置難道不是地鐵運營的財政包袱嗎?

某個意義來說,北京及其地鐵仍屬於恐襲之前的「純真年代」。但自1995年東京地鐵的毒氣殺人事件以來,各國大都會都在恐怖攻擊的陰影籠罩下,一旦發生過無差別的傷害事件,市民之間純真與信任就會一去不回了。但災禍會鍛鍊人性,恐襲之後的城市會發展出老練的文化,市民們會在世故冷漠與單純熱情之間找到平衡。

我們慢慢會發現,現代人面對生存的風險與洞穴原始人的處境相差無幾。都會就是生存遊戲的叢林,地鐵則是我們常走的小徑路網。一般來說安全無虞,但偶有猛獸出沒。無端的傷害會像流行病統計上的特定欄目一樣,雖不常見,卻從未絕跡。

由此反觀台北,仿佛仍在5.21的創傷後還未能完全回神。

警力不足只是捷運體制缺陷的必然結果,事發所在的新北市有超過一半的場站,卻無法真正參與捷運的管理。公司治理的精神放到雙北的僵局中,就會變成以鄰為壑的公事公辦。北捷「小事貼心,大事無謀」的心態也正是台灣治理型構的縮影。

鄭捷的犯行刮掉了台北捷運膚淺的現代性,但也鍛鍊了台北市民的精神韌性。而事發近三周以來,兩位主要的市長候選人對捷運治理結構的改革都無所著墨,這只說明了某人智慧卡董事長的資歷純為過水無誤,而素人參政的「土豪」柯P(大陸奇人劉仲敬的用語)還在理念的雲端。

再回到北京,2元地鐵票像是個僅存的善意,讓外地人和弱勢者在移行中稍能喘息安歇。這個政策既無涉國體政治,又與庶民生息攸關,應該是當局可以容忍公眾論辯的課題。北京在過去二十五年來,在嚴密的監控下,幾乎只成為舉國體制的主秀場。任何與市民切身相關的嚴肅討論,似乎都不被考慮。

若能讓北京市民自主地討論地鐵票價,從錙銖必較的交鋒中,看見不同的群體利益,找回些許的民主商議精神,或許比宏大的市政項目更值回票價。

北京城裡是否盡是紅朝帝都的順民,還是也有引領共和的公民?2元票價的後續發展,或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