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做一件事,可以讓台灣呼應國際潮流,有益國計民生,同時又凸顯兩岸間的制度差異,展現民主的優勢,大家該不該支持?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就該認真考慮支持台灣把大麻合法化。

我是一個從不抽菸的環境主義者,也認知菸害是嚴重的公衛課題,但我尊重抽菸者的人權,反對以道德來論斷他人的選擇。雖然以目前的科學證據來說,我們不能認定大麻是全然無害無癮的,但我主張大麻應該解禁。此事合乎公義且有利台灣長期發展,管好大麻是一個成熟公民社會的必由之路。

 

美國有近半的州已經開放藥用大麻多年,美國官方的研究顯示大麻致癮的可能性不到菸草的1/3(表一),吸食大麻會降低對酒的依賴,對自身與旁人造成的危害則遠低酒駕與酒後暴力。美國批判思想的泰斗喬姆斯基(Noam Chomsky)曾經說過,如果單從致死率的角度來說,「該禁的是糖和菸草,而非大麻」。所以純公衛的禁麻理論是無法成立的。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香菸反而是必須被當成藥物或致癮的毒品來嚴肅看待,「而大麻則可能像過去的香煙一樣,被當作一種個人的嗜好或休閒。」(卡維波語)

另一方面,大麻的經濟效益已經在全球許多地方被證實。美國的科羅拉多州去年從大麻許可中增加六千七百萬美元的稅收,此額數還未將大麻纖維等副產品的產值計入。南半球的烏拉圭去年正式通過法律,將大麻的生產與應用跨出個人使用,但仍然受政府管制。全球國家不分南北,社區有貧有富,都認真看待大麻作為一個可行的經濟選項,與此同時被考慮的還有賭場與特種行業。

荷蘭認真思考了社會的成本與效益後,同時開放了性服務業與大麻。而日本及俄羅斯則想以開賭場來振興經濟。賭場與大麻都有帶動成長的效果,但兩者在社會的想像上卻是截然不同。賭博是傳統父權政客刺激需求的壓箱寶,常用來籠絡少數民族或振興邊區,大麻則是青年反叛運動的延續,試圖在主流經濟之外找到替選方案。

如果社會可以坐視菸酒對人體的長期傷害,卻以健康為名禁麻,就是公眾與專業的集體墮落。大麻的幾瓣薄葉,直接對社會偽善的薄面呼上一巴掌。反禁麻的運動要求每個成年人為對自己的身體負責,別再假手國家干預而逃避責任。開放大麻就是減少官警尋租腐敗的空隙,大麻是善治的試金石,理應得到善良大眾的支持。

東亞的儒家政治中有許多名實背反,言不由衷的困境。從競選經費,性產業到賭博,從同性婚姻到大麻,當權者總是說一套,實際運行的潛規則又是另一套。但時間會讓荒謬現形,目前媒體與司法總在窺伺名流何人呼麻,就像當年學生的髮禁一樣,事發當時正經八百,事後回想令人啞然失笑。

在中國鄉間旅行,常會看到罌粟就種在農家的庭院裡。把種子曬乾後,小孩牙痛時就塞上一兩顆,效果奇佳,有些地方還把罌粟籽入菜。也如南美洲印加人慣食古柯葉,各地的民俗醫療有其歷史的合理性。每個社會要如何面對可能致癮的藥物與食品,關鍵還是在共識與制度,而不在植物品種。

在中文的語境中,用藥成癮往往是與鴉片戰爭等民族屈辱相連結,所以反禁麻的思想啟蒙必須同時與國族記憶及公衛偏見兩線作戰。大麻雖然原生於中國,但中國當前的政治體制缺乏處理大麻問題的制度彈性,而台灣歷經民主化與公民運動,應該已經為大麻開禁做好了準備。

所以把開放大麻的議題放到兩岸的脈絡裡,將有更為真切的效果。如果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合法購麻的國家,陸客或其他亞洲國家的年輕人都會蜂擁而至,讓台灣的軟實力大增。或許台灣某個偏鄉離島還會成為大陸年輕人必訪的聖地,如果有人擔心影響台灣形象,與其讓陸客排長龍買大麻,總比用假紅珊瑚騙人宰客強上太多了。

從島內的意見分布來看,大麻能有效地創造就業,降低政府債務,藍營理應支持。 而大麻的開與禁成為海峽兩岸一邊一國的重要差異,綠營有什麼好反對呢? 因應大麻發展的產業鏈,如育種與測試的小實驗室,水耕或遙控太陽能的設備,領有執照的藥房與相關的法律服務。大麻的在地經濟有別於菸草的壟斷與賭場的排他性,不正是台灣人念茲在茲的小確幸嗎?

台灣不只要解禁大麻,而是管好大麻。成為繼對同志友善之後的另一個進步指標。而幾乎可以斷言,對岸只要共產黨還繼續執政,中國就不可能全面開放。所以面對台灣開禁,對岸可能氣急敗壞,甚至禁止陸客來台購麻。但就像台港書店裡熱銷的中國禁書一樣,對岸的禁令只會成為台灣大麻免費的宣傳。

一旦台灣的大麻政策證明成功可行,亞洲各國及對岸的沿海城市也許會跟進試行,這種制度的穿透與消費社群的交流,將會對中國的轉型帶來深遠的影響。

台灣政界不少有頭面人物有醫藥背景,且先不必對於大麻開禁逕下結論。社會各界若要達成共識,還需要幾年時間醞釀。但改變終究會到來,也許就在太陽花們而立之年前後,台灣的麻事就會有個決斷。

日前藝人在對岸呼麻被逮與洩密案都是新聞的大頭題,但跳躍一點來想,如果能讓台方的首席談判代表張顯耀光明正大地和對岸討論藝人柯震東的個人愛好,兩岸關係或許會提升到另一個境界。台灣朝野在渴望中國讓利的同時,更應該好整以暇地凝聚共識,以領先的民主體制設定優勢的主場議題。大麻的開與禁是一個攸關體制的問題,當然有台灣可以揮灑的空間。 大麻可以區隔兩岸,讓台灣重新領先,但可惜掌權的和因此流淚的都不知道。

表一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